您好,欢迎您访问十堰在线!

十堰房县的风水师,我不曾见过你,但是知道你的故事

2020-11-21 17:11:33 投稿人 : 围观 : 0 次 0 评论
  晚上发了个朋友圈,提到快忘记自己是个风水师了。然后有前辈看完说要介绍了一个女风水师给我认识,年龄相仿,擅长堪舆、打扮新潮,看起来也是很优秀的女子。我特别骄傲的说,如果八字、占卜厉害可以结识一下。只擅长风水我就不考虑了,目前我还没遇到合格的风水师。

  这话说的有些狂妄了,自古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道理,我是懂的。何况我一介女流之辈,在大多数客户眼里又像是二十出头的年纪,被质疑道行也非常正常。所以前辈批评我,应该谦虚。他笑道我大概是出师不久,还处在“学艺一年,天下无敌;学艺三年,寸步难行;学艺六年,隐姓埋名。”的初级阶段。

  我笑道,占卜中奇门和大六壬已是帝王之术,暂没遇到厉害的行家。八字方面有顶级盲派未得真传,十神断、旺衰断,没有一个八字敢肯定万无一失,准确率在七层左右,便不敢显山露水。斗胆质疑风水师,一是风水术为易经最高阶的秘术,无数朝代更迭,伪书流传民间,早就真假难辨;二是风水验证往往要等上七八年,事主家的吉凶方才应验。一个风水师从出师到封山,不过四十年间已。中间经历一代人的时间,也难辨别自己所学。所以遇到真师,全在缘分,一个风水师能学得真理,更靠缘分。

  大多数风水师也算是文化人了,文人惯有的自负会让他排斥同类。但我不属此类,我的骄傲来自年轻气盛。风水技能练就三年有余,时间不算长久,但也实践数百处坟冢。平原、丘陵、盆地、高岗都有考察,从江南到北国,游历二十多个省份。敢在风水上有如此自信,是深得师父真传,恩师在风水上的水平已是登峰造极。准确率达百分之九十九。

  说到此处,就续一续上篇十堰之行的堪舆故事吧。在十堰期间,勘测阴宅二十处、阳宅十处,无一不存在风水师调理过的痕迹,但全是败笔!

  从第一晚见过一位接风的朋友,根据他的身体状况推断其家祖坟风水“见其人便知其坟”。晚上随大表姐回她家中休息,坐落在城市中央的小别墅,小三层,装修的精致、豪华。想到大表姐和姐夫二人驱车接我回来,顿觉夫妻二人诚意满满。我已经非常有信心,出师大捷是好兆头。想着身处武当山支脉脚小,带着兴奋和喜悦睡着了。

  (层层叠叠水墨画一样的武当山)

  第二日下午三点,大表姐带我去夫家爷爷坟冢上,穿过盘旋公路,下车后森林里密密麻麻碑石林立,地处山北面,阳光透不进来,正是初秋寒意侵人,一阵风来我不由打了个哆嗦,下到山腹,有点后背发麻。事家先人位置在半山腰上,前面一条深不见底的沟,水沟从左边弯弯曲曲而来,右手边径直直泄而去。搁下罗盘,壬兼亥,左边坤申水来,右边甲寅水来,汇聚在壬癸丑处,前方亥水处水也稍作停留。

  我说:“此处,一定是风水师点穴。”

  回答:“有请过风水师。”

  蚊虫叮咬的站立不住,鼻涕乱流,慌慌张张,一时给不出断语。只说:“此坟上,三门(排行老三)最是惨淡。虽人丁属三门旺盛,但是三门麻烦事情最多。”

  大表姐回答:“三门上出什么事?我们家就是三门,老公的爸爸排行第三,老公在家又是第三。”

  我顿一顿,大惊失色,不好开口,便说道:“你们家二门上有吃牢饭的,事情有很多年了。”

  大表姐说“有一个吃牢饭的,蹲了七八年。不过不是二门,是老大家。”

  我说:“你公公家几兄弟?”

  大表姐:“挺多的,有七八个弟兄。”

  我说:“那你们五叔,可是穿金戴银,衣食无忧,唯一缺憾是妻子多病,健康堪忧。”

  大表姐说:“我们家三叔最有钱,五叔一般。”

  我说道:“不是称呼上的五叔,是家中排行第五的,然后牢狱之灾的一定是老二家中,不可能是老大。你打电话问一下家中老人,去询问一下排行。”

  大表姐现场拨通电话,一一询问,然后果然是家中老二家中出现牢狱之灾。老大是个闺女,早早嫁做人妇,大表姐不知,以为大爷就是老大,实际是排行老二。

  大表姐看着我说:“你说的没错,就是家中老二家出牢狱之灾。”

  我补充道:“不仅如此,老二是短寿人,先有寡妇再有孤儿,再有牢狱。”

  大表姐:“你这太吓人了,怎么跟亲眼看见一样!我们大伯就是老二,早早的去世了。他老婆就跑了,留下这个侄子,调皮的不行,后面判刑了,蹲了十八年才出来了。你这怎么比我还清楚,我不打电话我都不知道是排老二……”

  我:“那希望你也不是老三,这个要是老三,就完蛋了。”

  大表姐:“我们家就是老三,你说老三都出什么事?”

  我认真搜索一个比较好的词汇去表达,憋了半天:“老三出败家子!”

  大表姐:“怎么个败家?”

  我说:“三门酒色桃花、吐血、吃喝嫖赌样样不落。”

  大表姐:“还有呢,最严重出什么?”

  看来大表姐是要考我,“龙上八煞最是凶,成年之子早归阴。亦有绝嗣祸连连,祸小灾轻也难言表。最重死少年之子,不死也是难以开口的灾难。”

  听到这里,大表姐打开话匣子:“多末,你说的太对了,我们家有个孩子是脑瘫,这件事真的很难启齿。我就是感觉我们家不顺,我隐隐有感觉了,所以坚持让你来看。你说的吃喝嫖赌,败家子这些也有,我都要愁死了。你看我们家过得很体面,都是硬着头皮在熬。”

  我安慰道,找到症结所在,就能调理。位置不错,只需转动碑向,就能扭转乾坤。自古“千里江山都在这一度之间”。说完驱车前往姐夫奶奶家坟冢上勘测。

  (汉中南郑朋友家老宅)

  这个地方的风俗是修建大碑,每处碑石都有两三米高。这高度也是后人为表孝心建的,后世子孙一番煞费苦心,总认为高大气派的碑能延续风光。然地理之理,只讲方位五行,方向错了,碑越高反而越遭殃,无疑给调理方位时增加了许多障碍。

  姐夫的奶奶,位置也是不错,葬地有七年了。在青龙方有一尖峰岿然矗立,后面是玉带环抱。后座辰巽,前面乾兼戌。丑艮水随着龙爪枝丫缝隙下去,左边丁未出。前面一汪大水坑,从辛起始经戌乾亥走,一路溜走,不见壬子癸。

  我一气呵成:“葬地不过七年间,诸多事宜不曾体现出,但是立向也非常失败,再经历些年月,此处定然出瘸腿之人,拿拐杖的。出交通事故、抑郁症、婚姻不和谐,严重会离婚。”

  大表姐回道:“你说的有一些已经发生了,瘸腿在几门?婚姻不顺在几门?抑郁症和车祸在几门?”

  我回复道:“若是三代之后,也很难归于哪门。只能说概率,婚姻问题在三门,瘸腿的在三门,交通事故如果有属牛的孩子也应,后代小子中都有抑郁症的可能。”

  大表姐又是惊到:“我们三门怎么这么衰呢?姐夫的妈妈就是我婆婆,股骨头摔粉碎了,别人做手术都能好,她就好不了,至今是杵拐杖的。婚姻问题,我们家也真的存在,你老是不相信,我跟你姐夫吵得很严重,好几次都差点离了。”

  我:“确实看不出来,我认为你们关系特别和谐。但是风水上老三确实是受害一方。”

  大表姐:“我一直都觉得家中风水有问题,但是真正要我调理,导火线还是我家娃子今年骑车撞车了。吓得我不轻。摔得很严重。”

  我:“是不是阳历7月左右?”

  “对对对,就是这个时候。家族男丁都在我们家了,就我们这个现在还是听话的。年纪还小。”

  我:“那一定的调理,今年明年都是交通事故高发的年份。”

  “一定调理的,多大代价我也要调理的。为了娃子安全。”大表姐坚定的回复到。

  回到大表姐家中,给师父分享了一下今天的两个案例。师父说,七年的风水,也可以大胆去下断语了。今年也一定发交通事故,因为今年庚子年,引动合处,也应。我断瘸腿的这一点断语给师父,师父直接断是股骨头坏死。我只看到是瘸腿,不知是伤在股骨头,果然姜是老的辣。

  这是我在十堰的第一天,见识十堰房县风水师的成果。虽素未谋面,可是我知道这人必定是个庸师,贻害一方水土,祸害几代人百姓。水平还不如寻常百姓家。事主请他去看地,前呼后拥、好酒好菜把他当恩人一样供着。哪里是什么恩人,是尔前世的冤家!!!

相关文章

标签列表